12/12/2007

[社會] 鬧場也要看對象

看到這一篇「別忽略-受難者的自我意志與心聲。」,寫得真好,作者在底下的回應,也值得一讀。

再看到這篇「摑掌伯伯,您也是受害者…」(抓圖存檔)說:

是什麼樣的處境與迫害,使您要在其他的弱勢者為自己發聲時要他噤聲呢?


就覺得很不誠懇,白色恐怖時代的「噤聲」,跟不讓你鬧場,根本不能比吧!在某個特定場合不讓你講話,你總還有許多發聲管道吧,總還可以集會結社遊行,跟戒嚴時期全面打壓封殺的狀況,差很多啊!

老實說,在那場合跑去抗議,跟跑去致詞,一個是利用、一個是收割,有差很多嗎?

還有,就算是鬧場,就只有對上政治人物嗆聲這個手段嗎?靜默的方式就一定無力嗎?無視致詞的政客,專心跟出席的受難者懇切溝通,如果能做到由受難者代讀樂生的訴求,難道不會更讓人動容?

總之,亂鬧場真是一種不斷縮小結盟對象的運動方式。


12月13日補記:

12月16日補記:
  • 是什麼讓您如此生氣?「台灣人權景美園區」開幕系列之四
  • 掌摑伯伯為什麼生氣,每個陣營的操弄者都心知肚明。所以樂青被安排在園區的門外,不曾有人鼓勵他們「進去」,也不曾有人邀請他們「進來」。當事人都已聚集在歷史的現場,卻沒有產生對話,或者根本不會有對話。因為掌摑伯伯和他的難友,只是烘托反諷情境的道具和背景,他們是這齣戲的局外人。
    也可能因為這幾年來我們做得太少,出版的作品不多,傳播的管道太弱,議題無關立即而切身的利害,以至很少人感念半世紀來為掙脫國民黨恐怖統治所奉獻的犧牲。

2 則留言:

wobblies 提到...

推靜默。很可惜啊。

匿名 提到...

其实闹场运动也要看什么场合与要试图改造的客体.



http://www.simonrebel.org.ua

审美权威批判

没有经过文艺复兴洗礼的中国,出现无数类似重庆卫视选秀等节目被当局封杀等让人愤慨不已的行径.

按照"审美权威批判"的精神,应该谴责这种封杀.

这里讨论的文艺复兴不是文化大革命.
它在中国是一个迟来的思想文化运动,它来得已经很迟了.

Google AdSense